安卫平:着眼建设世界一流军队 跨越式发展海军陆战队 作者:北部战区副参谋长 安卫平

摘  要

要抓住机遇加快发展,以当前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为契机,按照习主席“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战略要求,立起强军兴军时代标高,追赶世界军事发展潮流,加速推进海军陆战队跨越式发展。


海军陆战队,是由陆海空精锐力量编成的合成部队,是一支全球到达、全维行动、全域作战、全能使用的战略性军种,是维护世界和平、捍卫国家海权、保护海外利益、全域作战行动的重要力量。当前,随着国家发展利益不断拓展、“建设海洋强国”战略全面展开,迫切需要海军陆战队为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提供有力支撑。


我海军陆战队经过30多年建设,在遂行国际维和、海外维权、反恐维稳等多样化任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形势的发展,其兵力规模、力量结构、武器装备等与担负的使命任务、打赢信息化战争的要求已不相适应,与发达国家海军陆战队相比也有较大差距。


要抓住机遇加快发展,以当前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为契机,按照习主席“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战略要求,立起强军兴军时代标高,追赶世界军事发展潮流,加速推进海军陆战队跨越式发展。

1着眼国家利益,把握海军陆战队战略定位

战略定位决定建设方向,要站在国家发展与安全利益的战略高度来认识和把握海军陆战队的战略定位。党的十八大作出“提高海洋资源开发能力,坚决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建设海洋强国”发展战略。“建设海洋强国”,必然要以强大海军力量为支撑,海军陆战队作为海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有效履行“近海防御、远海防卫”战略要求的重要力量,在捍卫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和发展利益中,具有十分特殊的战略地位。


国家安全战略的威慑力量。海军陆战队是海洋大国地位的象征。世界多数国家都把海军陆战队作为一支外向性远海作战力量使用,这种外向性决定了海军陆战队具有战略威慑作用。我军海军陆战队自组建以来,先后为60多个国家的外宾展示军事能力,成为外国外军了解中国军队的一个特殊“窗口”;还通过参加国际维和、反恐行动、人道救援等非战争军事行动和“走出去”参加军事比武竞技、联合演习等,展示国威军威,营造于我有利的战略态势。


尤其是海军陆战队能够在关键时刻、敏感海域彰显实力,表明我对该地区的关注和必要时刻采取行动的决心,发挥其战略威慑、遏制战争的作用,从而直接为国家的政治、外交政策服务,达成战略目的。


捍卫海洋领土的首要力量。当前,国家安全威胁主要在海上,军事斗争焦点在海上。海上方向地缘战略环境复杂,海洋权益矛盾凸显,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错综复杂,美日等国持续加强第一岛链兵力部署,对我继续实施海上封锁,这些都对我国领土完整、国家安全、海洋权益构成巨大威胁,严重制约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


中国是一个拥有约300万平方千米管辖海域、18000多千米大陆海岸线的大国,以两栖作战为主要使命的海军陆战队,是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主要力量,在登岛夺控作战、解决海上岛屿主权争端等军事行动中,必将首先投入、首当其冲,有着不可替代的、决定胜负的重要作用。


保护海外利益的先锋力量。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国对海外发展空间和资源的依赖不断加大。目前,我国海外投资约2万家,分布于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海上贸易远洋航线连接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数千个港口,海外利益安全问题日益突出。


维护国家海外发展利益安全,迫切需要建强一支能够在海外遂行两栖作战任务的海军陆战队,成为保护国家海外利益的先锋,拥有应对危机的快速反应和独立作战能力,必要时在海外利益攸关的海域保持常态化部署,确保一旦有事,能迅即反应、果断出手。


维护世界和平的尖兵力量。共同担负国际维和、人道主义救援、应对重大灾害、打击恐怖主义和海盗活动以及国际有组织犯罪等,既是我军履行“为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发挥重要作用”的新使命,又是在联合国框架内我国应该承担的国际义务,还是我作为负责任大国应有的担当。海军陆战队主要以舰船为平台参加国际维和行动,具有“走出去”开展对外军事交往、安全合作的独特优势。


近年来,我海军陆战队在参加亚丁湾护航、海外撤侨、国际人道救援、打击海盗等任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国际上产生了重大影响。随着我国国际地位和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海军陆战队将会更多地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加强对我利益攸关地区的战略塑造,加大经略力度和介入程度,打造维护世界和平的尖兵力量。


全域作战行动的精锐力量。新一轮军队改革,要求作战部队由区域防卫作战向全域机动作战转变。全域作战是指在任何地域、海域、空域,所有环境下实施作战行动。我国地域广阔,周边形势复杂,地形地貌多样,海洋环境多元,同时各战区作战任务和作战地区不同,战场环境差异较大,陆海空和火箭军部队都难以做到实施单兵种全域作战。


海军陆战队,素有“陆地猛虎、海上蛟龙、空降神兵”之称,是实施全域作战的精锐力量。当然,海军陆战队全域作战的主要方向是在海上。这些年,我海军陆战队足迹跨越南海、东海、黄海、渤海四大海区,历经严寒酷暑、高寒山地、热带丛林、戈壁荒漠、水网平原等战场环境考验,锤炼了适应现代战争条件下和各种气候环境下的走打吃住藏、联供救修管的综合能力,立足全域作战、多方向用兵演习训练已成为常态。

2瞄准世界一流,确立海军陆战队作战能力

习主席指出,要着眼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打造精干高效的现代化常备军。我国经济体量已居世界第二,跻身世界一流经济大国,但军事实力和打赢能力尚未进入一流水准。要瞄准世界一流军队,把海军陆战队放到国际战略博弈的大舞台来把握和筹划,努力实现由平台优势向信息优势、由要素能力向体系对抗、由平面突击向立体突破、由战场机动向战略投送的转变。


着力建设与我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安全发展利益相适应、与军事战略方针相一致的世界一流的海军陆战队。建设世界一流海军陆战队,需确立一流的政治素质、一流的训练水平、一流的武器装备、一流的战斗作风、一流的管理效益等标准,最核心的是一流的打赢能力,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就是作战能力。


1.png

2016年9月14日,在“海上联合—2016”军事演习中,中俄海军陆战队混编陆战分队对岛礁防御之敌,进行进攻战斗战术综合演练。


全球到达的远程投送能力。国家利益延伸到哪里,安全保障就要跟进到哪里。随着国家利益向全球拓展,海军陆战队必须立足“走出去”“走得远”,走向大洋、走向世界,首要的就是具备远程战略投送能力。要按照远程立体、轻重结合的要求,加强战略投送能力建设;要适应不同战场、地形条件,提高陆战队“全地形”机动能力;要以海上作战和输送平台为主,辅之必要的陆基和空中作战平台,组织陆战队兵力、装备和物资远程投送;在远海防卫作战中,要以两栖战舰为主要作战平台,组成两栖混合编队,保证海军陆战队实施由舰到岸或由舰到目标的海上远程快速机动,在远离大陆的相关海域进行战略预置和战备巡逻,维护我海上生命线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海外基地和战略通道。


任务多样的指挥控制能力。海军陆战队是一支全域作战、遂行多样化任务的力量,既要在海上遂行军事任务,也要在陆上遂行军事任务,既要以两栖登陆为主要作战任务、又遂行多样化特种作战任务,指挥情况复杂、控制难度增大,特别是随着使命任务由近海防御向远海防卫转变,远海多样化军事任务呈现全维性、突发性特点,使海军陆战队指挥控制能力面临严峻挑战。


要着眼完成多样化任务,将海军陆战队作战行动特别是海外军事行动纳入天基、空基、海基战略平台保障体系,建立全空域、全地域、全时域的指挥控制体系,实现多种侦察手段联合、多种情报资源融合、多种情报成果共享;同时以天基网络为依托,加强海外多维立体通信网络建设,与所在国相关力量实施信息共享,推进小型化、智能化、集成化的指挥信息系统建设,确保第一时间掌握战场情况、第一时间作出决心处置、第一时间控制部队行动。


海上维权的快速反应能力。海上突发事件,具有不确定因素多、政治敏感性强、影响重大、背景复杂等特点,要求海军陆战队快速反应、迅速到位、沉着应对、灵活处置。行动迟缓或处置不当,就可能带来国家利益的损失、甚至产生重大的政治外交影响。战时夺控岛礁行动,为了达成战役战术的突然性,最大限度地隐蔽作战企图,同样需要快速反应能力。提高海上维权的快速反应能力,前提是建立有效的情报信息网络,关键是构建远程高效的指挥系统,重点是在力量编成上求突破。


要突出轻型化,控制携行装备负荷,减少对保障依赖;要突出多样化,针对不同的军事行动任务灵活组织战斗编成;要突出高速化,配备远程、立体、高速的机动平台,确保快速投送、快速部署、快速应对处置各种突发情况。还要利用海外前进补基地预置兵力,增强应对突发情况的快速反应能力。


两栖作战的超越突击能力。陆战队的主要使命是两栖作战,两栖作战的核心是登陆。信息化战争,两栖作战的战场空间广阔、环境复杂、攻坚难度大,要求两栖登陆作战必须快速突击抢滩上陆,控制滩头阵地。满足这一需求的关键,是具备立体超越突击的能力,采取水下渗透上陆、平面突击上陆、掠海飞行上陆、空中垂直登陆等方式,在敌抗登陆防御前沿和浅近纵深实施同时攻击突破。具备立体超越登陆的突击能力,就必须发展两栖攻击舰、大型登陆舰、运输直升机、气垫船、地效飞行器和高速突击车等新型高速输送平台,同时要优化力量结构、科学作战编成,让登陆作战突击群队“精起来”“轻起来”“飞起来”“强起来”,最终形成信火一体、陆海一体、空地一体的全纵深、快速、立体的两栖作战超越突击能力。

全域多样的特种作战能力。


随着战争形态的演变和国家海外利益的拓展,国家安全威胁呈现多样化,以低强度的特种作战行动快速有效地解决争端、捍卫权益,是一种既直达战略目的,又使危机可控的特殊斗争方式,在维护国家主权、海洋权益和海外利益斗争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特种作战已由后台走上前台、由配角变成主角、由区域向全域拓展、由濒海向远海延伸。


特种作战已成为世界军事强国普遍研用的战法,美国“海豹”突击队、俄罗斯“信号旗”特种部队、德军KSK特种突击队等,均把遂行海外特种作战行动作为重要职能。海军陆战队需具备编组精干、手段灵活、规模可控、行动高效的特种作战能力,以遂行特种侦察、引导打击、夺控要点、袭扰破袭、反恐营救、水下爆破等多种作战任务。

3坚持体系建设,推进海军陆战队跨越发展

新一轮军队改革,是对军队力量体系的重塑。推进海军陆战队跨越发展,就要按照习主席重要决策指示,“坚持体系建设、一体运用,调整力量结构布局,打造以精锐作战力量为主体的联合作战力量体系”。


要着眼实现两个一百年中国梦,按照国防与军队建设“三步走”的总体战略要求,以军委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和海军“近海防御、远海防卫”战略为统揽,以提高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为牵引,针对存在的规模不精干、结构不合理、编成不科学和侦察预警、指挥控制、信息对抗、水下攻防、作战数据、精确打击、综合保障等短板弱项,打破常规,跨越发展,加速打造一支规模适度、体制优化、结构合理、装备精良、功能全面的“合成、多能、灵活”的一体化海军陆战队。


2.png


构建“战建一体”的指挥机制。美国海军陆战队是一个独立军种,实行平时和战时双重编制,战时根据作战任务将陆战师和航空联队编成为若干远征部队或分队,由特遣司令部直接指挥。我军陆战队建设规模和作战运用与美军有所不同,构建中国特色的海军陆战队,首要的是成立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实行战建一体的指挥管理体制,在军委海军的领导下,负责对陆战部队战备、训练、管理、后装建设和遂行各项任务的指挥管理。总体要贯彻军委“战区主战、军种主建”原则要求,重在厘清陆战队与战区、战区海军之间的指挥关系、明晰指挥权责、健全运行机制。一是指导部队建设发展。


既要着眼全局指导部队全面建设,又要与战区海军相协调,围绕各战区作战任务,对海军陆战队建设分类指导、高效推进。二是融入战区联合指挥。平时负责协调陆战队参加战区组织的作战问题研究、要素专项演练、联合实兵演习等战役训练;战时负责协调陆战队遂行战区联合作战任务和多样化军事行动。三是指挥远海军事行动。在军委海军的领导下,对遂行远海防卫任务的陆战队实施直接指挥,重点组织指挥军事威慑、海外反恐、国际维和、护航撤侨、武力营救等多样化军事任务。


塑造“结构一体”的合成力量。力量结构一体化是形成联合作战能力的关键所在。未来海军陆战队联合作战,海上有输送编队、空中有航空支援、地面有陆战部队,还有支援保障力量。要着眼信息化战争体系作战要求,塑造一体化编成的合成作战力量。要调整兵力规模,建立隶属陆战队的航空兵、两栖舰船、电子战部队等支援保障兵力


一是构建陆战旅、航空旅、支援旅、特战旅四位一体的陆战部队,区分战区方向重点部署、根据作战任务统筹运用。二是编成侦控、打击、防护作战力量三位一体的陆战旅,主要基于解决两栖登陆作战重难点问题考虑,即首要的难题是态势感知要“看得清”、关键的问题是指挥链路要“持续通”、最大的威胁是空天打击要“防得住”。一体化编成,既有利于联合作战、也有利于合成训练。三是加强特种作战、网电对抗、无人作战三位一体的新型力量建设,编入特种作战旅,形成新质战斗力。


发展“多维一体”的武器装备。着眼实现全球抵达、全域作战战略要求,着力构建“信息化、精确化、轻型化、无人化、舰载化、立体化、远程化”的陆战队装备体系。


一要以立体超越登陆装备为先。重点发展重型舰载运输直升机、大中型气垫船、地效飞行器、高速两栖战车等新型输送平台,提高两栖登陆立体突击能力。二要以远程一体投送装备为重。重点发展大型综合登陆舰,并将海军陆战队装备与大型远海作战平台建设同步推进,两栖攻击舰、运输和武装直升机、气垫船与陆战装备形成一体,为遂行远海夺控岛屿、维护战略通道、海外维和救援等提供支撑。三要以侦控打防一体装备为要。重点发展多维情报侦察、天基网络指控、精确制导打击、弹炮一体防空等武器装备。四要以特种作战装备为尖。重点发展单兵侦察与作战系统、水下导航定位装备、蛙人装备和小型输送艇、定向能和非致命武器、无人作战系统等特种作战装备,以先进技术牵引海军陆战队武器装备跨越发展。


开展“多能一体”的基地训练。海军陆战队兵种专业多元,既有专业的技术训练、又有多能的应用训练,还有合成的战术训练;遂行任务全域,既以遂行两栖登陆作战为主,又要遂行多样化军事行动任务,对训练保障条件要求必须走开基地化训练路子,充分发挥基地训练场地完备、环境贴近实战、教学装备齐全等优势。


一是建立专业技术训练基地。将分散在各军种院校和各舰队训练中心的专业技术培训任务、专业兵训练大队和教导队等资源加以整合,建立陆战队专业技术训练基地,担负专业技术兵和士官初、中、高级培训任务。二是建立两栖作战联训基地。以新一轮军队改革为契机,依托军队濒海地区现有场地资源,采取利用军队闲置房地产资源与地方置换的办法,扩大训练场地,建设能够满足陆战、舰艇、航空兵力一体化两栖作战联合训练基地。三是借助军种训练基地培训。重点组织两栖输送舰、舰载直升机和无人机等兵种专项训练,为联合作战夯实基础。四是组织跨区基地化训练。充分利用各战区的训练基地,锤炼适应多种地域、多种环境、多种气候的全能作战能力,提升部队实战化训练水平。


建立“教训一体”的培训机构。整合院校、部队教育训练资源,构建以院校、训练基地为主体的培训体系。


一是院校与部队编成一体。适应战斗力生成特点规律,将陆战学院编入海军陆战队序列,促进教研与训练的统一、理论与实践的融合,形成院校与部队联教联训联考的培养机制,既有利于学院紧密结合部队训练组织教研、也有利于部队利用学院教研成果指导训练。二是陆战与海(空)军学院联合教学。要以联合作战任务为牵引、以体系对抗为重点,组织陆战、舰艇、航空等相关院校联合教学,提高海军陆战队联合作战能力。三是走出学与请进教有机结合。陆战学院教官主要来源于陆战部队,师资结构相对单一。要着眼陆战队遂行任务的联合性、全维性、多样性特点,实施开放性教学,既要走出去学习取经,更重要的是请国家外事、军委机关、军种院校和作战部队的专家教授辅导。四是教官与军官交流任职。


海军陆战学院、专业技术训练机构,是官兵走向战场的培训基地,必须走开院校教官与部队军官交流任职的路子,建立良性循环交流机制,确保人才培养向始终提高指挥能力聚焦。

2017-01-07 22:15
来源: 国防参考
热门推荐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